科企IPO热 科技企业IPO热 专家称科技金融难助中国转型
来源: 中國窗
日期: 2011-8-22 16:27:00

全球金融市場動盪不安,外部環境持續萎靡,令到中國轉變發展方式的結構調整更趨急迫。在以控通脹為要務的緊縮政策下,中小企舉步維艱。而對有著「輕資產、高成長、高風險、高收益」特徵的高科技企業來說,資金獲取更是難上加難。日前,由科技部會同央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聯合開展的「促進科技和金融結合試點」在部分城市展開,這似乎給廣大高科技中小企帶來福音。然而,以政府部門行政推動的科技金融試點,能否迎來金融資本向實業的回歸,引領中國經濟成功轉型?在一些學者看來,要實現科技創新與金融資本高度耦合,需要更多地放寬金融管制和壟斷來吸引民間資金,并進行創新體制和金融體系的改革,否則,諸多美好的期許難以實現。

    香港商報記者李穎

    助力產業升級 科企IPO升溫

    科技創新加金融資本,這兩種力量高度耦合所產生的巨大經濟能量,不僅被理論界所預言,也早已被西方國家的實踐所證明。在美國矽谷風起雲涌的高科技創業大潮中,天使基金、風險投資、矽谷銀行這樣的金融機構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反觀國內,北京中關村、上海張江高科、深圳科技園,高科技企業蓬勃發展的背后,都有著金融資本活躍的身影。在中國經濟調整結構、轉變發展方式、發展新興產業的內在動力下,促進科技與金融的結合,正為相關決策部門落力推動。日前,科技部發布的「十二五」科技規劃提出,「十二五」期間,將完善科技和金融結合機制,建立多渠道科技融資體系。加快發展服務科技創新的新型金融服務機構,積極探索支持科技創新的融資方式。在科技部和「一行三會」聯合下發的《促進科技和金融結合試點實施方案》中,明確提出引導和支持企業進入多層次資本市場,培育和支持符合條件的高新技術企業在中小板、創業板及其他板塊上市融資。與此相呼應的是各級地方政府及企業對IPO的高漲熱情,除了創業板、中小板外,他們還將目光投向了「新三板」。

    目前各地高新園區紛紛申報「新三板」擴容,包括北京、深圳、成都、武漢等地高新園區都在積極爭取「新三板」落戶當地。在地方政府志在必得的同時,有一些學者已經看到了其中蘊含的風險。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科技投資所研究員李希義表示,在科技和金融結合的試點階段,應該注意兩個問題,一是要防止科技金融成為地方政府的融資工具,二是要防止出現科技企業IPO泡沫。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副院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案例中心副主任劉勝軍向本報記者表示,現時中國并不缺少民間資金,缺少的是更多民間資金引入科技創投行業的渠道和機制。但是政府運作機制并不同於風投機構。風投用自有或募集的資金去投資一個項目,必須承擔投資帶來的風險。而政府對投資風險是不敏感的,導致資金的運作效益低下,像無錫投資和無錫尚德這樣成功的案例畢竟是少數。因此政府應該把這些任務交給市場去解決。

    上市審批制頻生亂象 風投急功近利劣幣驅逐良幣

    在各地爭取科技金融試點的計劃中,無一例外都把扶持科技企業上市作為最終目標。對此劉勝軍表示:「讓科技企業透過證券市場去融資當然是一個值得鼓勵的方向。但我們也應該看到,由於證券市場的融資實行審批制,這種機制下可能存在很多內幕交易,最終導致一些不好的公司能夠上市,好的公司反而不一定拿得到機會,這樣就會制造出新的不公平。」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內地的風險投資基金仍較多集中在創業企業發展的中后期以及上市前的準備階段,表現出急功近利的短視。分析人士指出,在現行上市審批機制下,由於上市資源有限,在高科技企業競逐IPO路上,極有可能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情形。導致一些真正致力於發展高科技的企業不能從資本市場上直接融資。而早期天使投資的缺失,或令到一些高科技企業夭折於萌芽狀態。

    「在中國,目前做風險投資的企業很多,但這個行業仍處於無序競爭階級,有很多是在利用權力去做所謂的PE申報,使得IPO淪為爭奪特權的不公平交易,這種機制對PE也產生了很壞的影響。熱衷於推IPO,對於創業早期的企業缺少關注,這也是中國風投與美國同業的最大不同。」劉勝軍表示。深圳創投公會副會長兼秘書長王守仁表示,近年來中國創投業發展迅猛,但市場秩序建設嚴重滯后。在美國主要的直投中,創業性的併購投資基金占到收入的70%,而在中國,政府引導基金偏重於政府政策目標,市場化程度較低,國有基金體制僵化,激勵和約束機制低下,由此導致創業投資同業的惡性競爭。IPO項目哄搶瘋狂,打著IPO旗號進行非法集資,PE虛假資訊註冊等現象時有發生。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向本報記者表示,目前中國風投市場上一種奇怪的現象是,曾在證監會過會受阻的公司往往成為PE機構爭搶的目標。

    據該位人士分析,高企的市盈率,二次上會高比例的通過率,加上大大縮短的時間周期,都是PE紛紛盯上「二進宮」甚至「三進宮」企業的動機所在。劉勝軍表示,「我接觸到的中國PE,他們對早期的企業都沒有興趣,他們更願意做臨門一腳的項目,因為尋租空間大,市盈率很高。我覺得這是非常不健康的一個現象,這是中國現行IPO體制導致的。所以在中國,處於起步階段的企業融資非常困難。」在劉勝軍看來,現行中國IPO審批機制扭曲了供求關系,在客觀上造成了一種IPO特權。只要能搞掂證監會,就能獲得這種特權。這就是在經濟學上講的「設租」行為,就是定一個租金,等著別人來尋租。這種行為的存在,對中國證券市場的危害非常大,但是由於現在要去改革也很困難。

應完善風險投資鏈條為16萬中小科企護航

    搭乘上市快車是不是科技企業發展壯大惟一的靈丹妙藥?除了培育上市之外,還有哪些利國利民的渠道?可以肯定的是,由於上市資源有限,全國16萬科技中小企不可能都走IPO這一條路。劉勝軍指出,高科技企業發展壯大后,銀行可能願意貸款給它,但這些企業創業早期是很難從銀行貸到款的,更多的是循PE、VC或者IPO途徑融資。因此,更為關鍵的是要為科技企業建立一個健康的多層次、多渠道融資的金融體制。

    劉勝軍表示,美國高新科技產業之所以能夠發展得很好,除了教育和人才培養機制因素之外,美國在金融體系較好地解決了科技融資問題也是一大動因。美國風投業非常發達,有大量人員從事這類高科技投資。多層次的金融體系猶如接力賽,使得高科技企業在不同發展階段可以選擇不同的融資渠道。企業在創業時有大量的風險投資或天使投資,這些投資公司有較強的風險承載能力,願意給創業者融資。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就可以通過IPO去融資,并且美國企業IPO的門檻很低,簡單說,任何公司都可以去融資,甚至虧錢的公司也可以去融資。有數據顯示,在海外,天使投資的資金規模往往是風險投資的2倍,投資的項目數至少是風險投資的20倍。而目前內地的天使投資資金規模僅占風險投資資金規模的20%左右。可以判斷的是,隨著市場競爭日趨激烈,等待投資的成熟企業會越來越少,從差异化競爭的角度出發,一些創投機構會趨向關注更早期的投資。

    業內人士預計,對中國的風險投資而言,未來會出現兩種專業化趨勢:一種專注於投資某一行業,進行產業鏈上的投資整合;另一種專注於投資某一階段,包括種子期、成長期和成熟期,在整個投資鏈條上形成分工合作。與此同時,一個多層次并且不斷創新的創業風險投資退出市場亦將建立,從而在創業風險投資機構之間形成一個貫穿種子項目到IPO項目的市場。

    開放金融體系扶持科技創新 矽谷銀行有成功先例

    劉勝軍指出,科技企業融資中最突出的兩大問題,一是很多科技企業都是處於創業階段的中小企,實力較弱;二是科技企業具有「輕資產、重技術」的特徵,沒有太多資產作為抵押擔保,特別是很多以研究為主的企業,在融資上會遇到很多障礙。這也在客觀上要求中國的金融體系應該更為開放。在新經濟浪潮中盡領風騷的美國矽谷銀行的成功運作,或許可以給中國金融業帶來些許啟迪。成立於1983年的矽谷銀行,是區別於傳統銀行的風險銀行,主要關注的產業集中在科技和生命科學領域,目標市場是創立早期、發展速度較快、被其它銀行認為風險太大而不願提供服務的中小企業。矽谷銀行創始人的口號是「技術創新的中心在哪里,我們就在哪里」。

    據統計,半數以上的美國創業公司都獲得過矽谷銀行的貸款,思科、Facebook、Twitte……這些大名鼎鼎的高科技公司在早期都曾得到過矽谷銀行的幫助。矽谷銀行在幫助科技企業早期創業的同時,自身也獲得了豐厚的回報,20年來每年的壞賬損失率不到1%。在長期密切合作中,風投基金和創新型企業所存放的資金也構成了矽谷銀行貸款資金的主要來源,由此形成一個良性循環。從1993年以來,矽谷銀行的平均資產回報率是17.5%,而同時期的美國銀行平均回報率是12.5%左右。矽谷銀行獨特的發展模式,引來許多國家競相仿效。中國工商聯多次在全國「兩會」上提案建議,在北京中關村、上海張江高新區和深圳科技園等地先行建立類似於矽谷銀行的科技銀行,但至今仍無下文。

    劉勝軍表示,在現時中國金融體系中,一方面銀行還在靠利差來生存,沒有競爭壓力,另一方面,國